​全年结案433件,无瑕疵、无改判

  1988年,一个赤着双脚的湖北山妹子,在一间矮小的泥砖校舍前,照了6岁以来的第一张相片。懵懵懂懂的女孩,充满着对大山之外世界的憧憬与好奇。

  她,就是黄文娟。

  “只有勇敢面对、克服困难,才能走出大山,改变命运,父母的付出和坚持一直激励着我。”黄文娟一路考进了理想的学府,通过司法考试,2008年9月,她走进了宁波市鄞州区法院。

  从大山女孩到人民法官,黄文娟“因疫情滞留老家50天,自制手机支架,用借来的电脑网上办案50余件”的先进事迹,被写入了浙江省高级法院工作报告,院长李占国称她为“身边的先进典型”。

  “我只是做了一名法官应该做的事情!”如今,站在政法英模事迹报告会的宣讲台上,黄文娟这样说道。

W020211026536214385989.jpg

黄文娟在庭审现场

从大山女孩到人民法官

  时隔13年,已成长为副庭长的黄文娟再次回到了邱隘法庭,现在的她不再是那个青涩的法科毕业生了。

  “初入法院,我被分配到邱隘法庭担任书记员,入职第一天,我就把法庭名字读错了。”黄文娟记忆犹新,隘应该念ga,而不是ai,当天,她去旁听庭审又大受打击,因为当事人陈述都是宁波方言,身为湖北人的她完全没听懂。

  对于基层法院的法官来说,方言可以说是与老百姓之间最重要的沟通工具。可彼时的黄文娟因为听不懂方言一头雾水,影响了庭审记录,没少挨她师父卢树立法官的批评。

  怎么办呢?一个字:学!

  抱着“英语六级都能过,宁波话也能行”的信心,黄文娟开始参加方言培训班,看宁波话节目,从最简单的“你”“我”学起。

  苦练一年后,黄文娟也能在双方当事人你来我往的方言辩论中淡定自如地进行庭审记录了,卢树立欣慰地夸赞:“不愧是研究生,学东西就是快!”

  语速极快,走路风风火火的黄文娟做什么事都很“用力”,学方言、办案子,每个案子都办得干脆利落。据统计,2020年,黄文娟全年结案433件,无一起瑕疵、无一改判。

  “我们法官的职业是终身负责制,办案一定要公平公正。”黄文娟说。前不久,她承办了一起“狗咬狗”的案件。原告夏某牵着一只比熊犬在小区里散步,突然一只没拴绳的金毛犬把比熊犬咬伤了,狗子住院一周,夏某一纸诉状将金毛犬主人徐某诉至法院,主张赔偿医疗费1.5万元及交通费、精神损失费等。

  被告徐某对原告提出的医疗费金额有异议。在案件审理中,黄文娟细心查阅了所有资料,发现原告提供的医疗费发票开具时间是就诊次日,而不是小狗出院当天,存有疑点。专程前往医院调查取证后,黄文娟得知1.5万元是原告预交的费用,出院当天宠物医院根据小狗的恢复情况重新开具了5000元的票据,多收的1万元预收费用已返还原告。真相浮出水面,原告承认隐瞒了退费情况和真实票据。

  经黄文娟调解后,被告徐某当庭支付了5000元医疗费和50元交通费。而针对原告作出的虚假陈述,法院也在庭后作出罚款1000元的处罚决定。

封城在家,办案却没停下

  2020年的春节,对所有人来说,都不同寻常。

  回到老家第二天,黄文娟的家乡湖北天门就“封城”了,整个城市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宁波暂时回不去,可那么多等着开庭的案子怎么办呢?

  好在春节后,“移动微法院”技术升级,视频线路从3路拓展到了5路,双方当事人、法官、陪审员可以通过移动微法院小程序,同时进入到一个线上视频中,形成一个线上审判庭。“这就意味着,我隔离在家,也可以开庭审案了。”黄文娟很兴奋。

  没有设备,丈夫向邻居借来电脑,还为她自制了一个手机支架;没有案卷,远在鄞州的书记员把几百页的案卷资料一页页拍照,通过手机钉钉传给黄文娟,黄文娟再在电脑上一一整理归档。碰到有不清晰的文字和图片,黄文娟要随时@书记员重新再传,家里网络不太好,案卷白天传不完,晚上接着传。

  2020年2月7日8时30分,黄文娟穿上老家唯一一件正装,准时坐在电脑前,开始第一次线上开庭。原告王某得知黄文娟身处湖北还在开庭后,深受感动,“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还能开庭,法官太敬业了。”

  隔离在家,除了办案,还是办案。黄文娟通过移动微法院开了将近60个庭,结案50余件,工作笔记和日志记了整整两本。

  “记得有好几位记者都问过我同样的问题,封城50天里,你为什么不选择陪陪家人、陪陪孩子,享受亲情和自由,而是要拼命办案呢?同样的问题,家人、朋友,邻居,也都问过我。”黄文娟说,自己的回答很简单,法官,于她而言,不仅仅是一个谋生的职业,更是一份有良心、有情怀、有信仰的事业。

  为弘扬黄文娟的英模精神,让“文娟精神”普惠到更多当事人并在实践中深化内涵、与时俱进,2021年5月27日,鄞州区法院以黄文娟的名字命名,挂牌成立“文娟工作室”。

  工作室成立4个多月以来,当场接待群众立案、来访900余人次,结案519件,其中进入执行程序的仅28件,调撤率、自动履行率、审理期限、当庭宣判率等各项数据均名列全院前茅。

  “以前是个人办案,现在是团队办案,不论办案形式怎么变化,我的本职始终是一名法官。我该做的事情,就是时时刻刻想着如何办好案子,如何让老百姓满意,如何让他们更相信法院、相信法官、相信司法。”说这些话的时候,黄文娟的眼神深邃而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