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卓云:14年与“艾”同行的“毛校长”

  毛卓云,1963年4月出生,中共党员,现为浙江省宁波市看守所管教四大队民警、三级高级警长,1997年从武警宁波支队教导队副营职转业后加入公安队伍,2000年调入宁波市看守所。2007年以来,他一直从事男性艾滋病在押人员专职管教工作,实现了连续14年安全监管无事故,管理教育近600余名艾滋病在押人员,用法律、情感和关怀帮助他们认罪悔过、重归正途。他先后荣获浙江省政法工作先进个人、浙江省公安机关爱民模范、省级和市级优秀人民警察等荣誉称号,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个人三等功3次。2019年12月,毛卓云荣获“宪法的精神 法治的力量——2019年度法治人物”和全国“最美基层民警”称号。 

1.jpg

  毛卓云的榜样力量在警营中迅速而广泛地传播,毛卓云的同事、宁波市看守所两位年轻民警主动要求到艾滋病监区工作,正式成为“毛卓云工作室”的一员。“我不仅要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好,总结出更加行之有效的经验,还要做好‘传帮带’工作,把好的工作方法传授给年轻人。”载誉归来的毛卓云这样说。

  全国最美基层民警在公安监所的特殊战“疫”

  2020年1月23日,农历年二十九,武汉宣布“封城”。通过电视新闻得知这一消息的在押人员心中的担忧都写在脸上。

  每逢佳节倍思亲,在押人员不能回家过年,情绪波动难免比平时大,加上疫情的发生,许多在押人员担心家人安危,公安监所安全管理工作面临着比往常更严峻的考验。

  “你赶紧把家里联系方式和地址跟我说下。”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毛卓云拿着纸笔,一个监室一个监室地询问过去,把每个人的家庭情况和联系方式再次梳理一遍。回到办公室,他开始一一电话联系,“喂,您好,是王新(化名)妈妈吗?我是宁波市看守所的管教民警毛卓云,想问下您家里情况……”

  其中有2名在押人员的情况是毛卓云特别关注的,他们的亲人家属都在武汉。“本来我是打算当晚一圈问完后就马上跟每个人说下各自家庭情况的,但武汉那边有一户电话打不通,一直没人接,我当时真怕有什么不好的消息。”老毛的担心溢于言表,“幸好第二天上午终于打通了,得知那边一切稳定,我又问了些生活细节,这才把问来的情况跟大家转述,让他们彻底安心。”

  多年从事艾滋病在押人员管教工作的毛卓云,对传染病防控方面的信息洞察是相当敏锐的,当他得到武汉封城的消息时,便意识到这场疫情的严峻性。而最让他牵挂的还是他监室里的十五名艾滋病在押人员,他们也通过新闻得知了消息。考虑到他们的家人也许有人在湖北,也许有人近期到过湖北,毛卓云说他必须连夜排查确认,尽快让这些在押人员安心过年。

  毛卓云的工作不仅是要管理好自己的监室,他同时也惦记着所里其他1200多名在押人员,于是他马上跟所领导汇报,建议立刻排摸近期入所人员在入所前的活动轨迹,该隔离的隔离,以及所内在押人员特别是湖北籍在押人员的家庭情况,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减少监内的不安定因素。

  年后,全国防疫形势更加紧张,本着“监管场所防疫标准高于社会面防疫标准”的原则,为坚决防止疫情在监管场所输入、传播甚至蔓延,宁波市看守所实施了战时监管勤务模式,实行三班全封闭隔离轮换工作制。

  为了做好在押人员与家里的“联络官”,为了保证特殊时期监区安全卫生和在押人员的情绪稳定,毛卓云主动请战参加第一批14天在所封闭上岗的班次,从2020年1月31日开始,一直吃住在所里,坚守岗位,盯紧看牢,时刻关注监所内一举一动,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确保特殊时期监内秩序平稳。虽然请战了第一批上岗班次,但老毛表示“疫情不止,我就一直在所里坚守岗位”。

  “给我6个月,管不好另请高明”

  2007年,宁波市公安局决定将全市艾滋病在押人员集中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在那个“谈艾色变”的年代,面对异乎寻常的监管压力、几乎空白的监管经验和高传染性的监管风险,许多人对艾滋病监区的工作望而却步。谁来接手这个烫手山芋?正当领导为此犯难时,毛卓云主动请缨,并立下军令状:“给我6个月时间,管好了我继续,管不好另请高明。”

  在冰冷的高墙之内,毛卓云从“心”出发,用善意和温情为在押人员点亮了迷途的灯,感化了他们盼归的心灵。14年来,他全心全意帮助艾滋病在押人员认罪悔过、重拾信心,重归正途,从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每逢重症艾滋病嫌疑人收押难题,看守所领导都会征求毛卓云意见,只有毛卓云表示“可以看管”后才收押。艺高人胆大,在看似简单的“可以看管”四字承诺的背后,是毛卓云在长期工作中对艾滋病医学原理、嫌疑人心理疏导方式以及法律政策知识的丰厚积淀,是他与专业医务人员的密切协同配合,是他对每一名涉艾在押人员的全方位了解。

  毛卓云素来有写日记的习惯。在多年工作实践中,他一边摸索钻研,一边归纳总结,撰写了10多万字的心得体会,积累下数十个代表性案例。他梳理出艾滋病在押人员管教工作的“五心法”,包括近心法、正心法、劳心法、破心法、宁心法,有效地填补了监管业务研究的空白,在全省公安监管系统获得推广。

  在宁波市看守所艾滋病监区,一块“红丝带工作室”的铜牌分外醒目。这是省公安厅特别命名、授牌,以表彰毛卓云为全省特殊监管对象管理工作提供经验。2018年年底,浙江省公安厅命名授牌“毛卓云工作室”,他却坚持将工作室名称改为“红丝带工作室”。毛卓云还为20余名曾经的在押人员组建了“关爱会”微信群,“看到他们开启全新的生活,是我最开心的事”。

  “他是唯一会给我回信的人”

  毛卓云的“最美”不仅在于他舍生忘死、负重前行,换来一方平安、岁月静好,更在于他始终坚持“以心换心”。14年的真情付出,让他成为在押人员眼中的“毛老师”、“毛校长”和“毛爸爸”。

  上任前,所里为毛卓云配置了防护服,从牙齿武装到脚趾,毛卓云只试穿了一次后就把它塞进仓库积灰了。“穿得和宇航员一样,他们连我的脸都看不见,心理的距离太遥远了。”毛卓云说。而他和在押人员的距离缩短,却不仅在心理上。在距离艾滋病监区不到10米处,有一间谈话室。毛卓云注意到艾滋病监区离自己的办公室太远,带在押人员谈话来回时间长,不仅影响工作效率,还容易使他们在来回路上遭遇异样的目光,心理上出现波动,索性就把谈话室搬到了这里。

  一部分在押的艾滋病患者文化程度很低,有些是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的纯文盲。为此,毛卓云专门购置了纸和笔,自制了识字卡片,在监区办起了文化扫盲课堂,手把手教在押人员识字和书写。于是,在押人员口中,毛卓云有了另一个称呼:“毛校长”。

  原本不识字的“付同学”这样写道:“毛警官的话犹如清风一样,驱走了我心中的阴霾,像雨露一样滋润着我干枯的心田……”一名接受过毛卓云管教的在押人员,在监狱中回顾其自身经历,写了一本书《假如时光倒流》:“毒品毁掉了我原本幸福的家庭,让我从一个正义使者变成了恶魔的化身,恶魔最终并没有走向毁灭,而是选择了新生,多亏毛警官。”许多在押人员,他们被送监狱服刑时已识字六七百个了,具备了基本的读写能力,至今仍时常给“毛校长”写信汇报服刑情况,因为“他是唯一会给我回信的人”。

  一天,毛卓云收到一封信。“这是小刘写来的。他因运输毒品被判刑,去监狱后,还经常写信给我。”毛卓云一眼就认出了信封上熟悉的笔迹。小刘在信中这样写道:“你给我的那本黑色本子,我至今还带在身边。现在我所有的一切与你的关心是不可分割的,我将会牢记一辈子……”像这样和曾经的艾滋病在押人员的书信往来,毛卓云保存至今的就有100多封。

  “通过报纸才知道他在干‘傻’事”

  2019年8月,毛卓云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宁波市凤凰剧院举行,宁波全市700多名警界同行代表现场聆听了毛卓云的故事。这一天恰逢毛卓云的妻子徐爱英的生日,报告会期间,毛卓云生平第一次给妻子送上了生日鲜花,一向不善言辞的徐爱英只对丈夫说了一句话:“祝愿你平平安安,也祝愿所有公安民警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虽然徐爱英是监狱的管教民警,但一开始她对丈夫接手艾滋病监区的事并不知情。

  “我是在他做这份工作两年后,通过报纸上的一张照片,才知道他在干‘傻’事。”说到这里,徐爱英的声音有些哽咽。2009年,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傍晚,徐爱英随手翻开一份《宁波晚报》,报纸上介绍了宁波市看守所内一个特殊的监区,里面的在押人员,许多犯过杀人、贩毒、抢劫等重罪,有的被判无期甚至死刑。他们中一部分人还具有强烈的攻击性,由于携带艾滋病毒,他们想要夺人性命甚至不用任何武器,只需要咬你一口,抓你一下。而正是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一位民警已经专职看守这个特殊的监区整整两年。

  作为同行,徐爱英深知其中的不易,对报纸上介绍的“同事”更是心怀敬意。但当余光扫到角落里照片上一个模糊的背影,她突然顿住了,然后带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望向正在身旁喝茶的丈夫。她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熟悉的背影,却不敢相信报纸上这个已经专职看守艾滋病在押人员整整两年的看守所民警,居然会是自己的丈夫——毛卓云。

  徐爱英拿着报纸质问毛卓云,问那个照片上的背影、那篇报道里的毛警官是不是他的时候,毛卓云沉默了好一阵,过了一会儿,他才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慢慢道出了实情……

  “父亲为了做好监管工作,在与在押人员接触时,不戴口罩和手套,不穿防护服,监室里发生的种种危险情况,从不告诉我和母亲,这无非是不想让我们担心。他的云淡风轻,是把对家人的爱深埋心底,是另一种爱的方式。现在,作为儿子,也作为警察,我想我可以而且开始深深地理解他了。”毛卓云的儿子,同为警察的毛智睿说道。

  14年来,毛卓云几乎总是轻描淡写地对领导和家人说“不用担心,没事的”。然而在他的工作日记里,却多次出现了“害怕啊,我真的好害怕”“累啊,真的很累”这样的语句。“我经常去自费做检测,做完也不敢拿结果,检测后的前两天特别难熬。”这些年,毛卓云担心自己的身体,却又不想要周围人为自己操心,背着他的妻儿和领导,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检测。

  “给我6个月时间,管好了我继续,管不好另请高明。”这是毛卓云接手艾滋病监区时曾立下的“军令状”。14年过去了,两鬓斑白的毛卓云依然在这里,只要有需要,他还会一直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