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热议如何把握好“稳”与“进” 打好“提前量” 做好“自己事”

  编者按:“稳字当头、稳中求进。”这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今年经济工作定下的鲜明基调。作为经济大省,如何以浙江的“稳”和“进”为全国大局多作贡献,这是摆在面前的现实挑战。面对“三重压力”,政府如何更加积极有为,企业如何化危为机,代表委员为此建言献策。

1642731580456_61ea183c159bb84fd544f373.jpeg

  省人大代表高兴江。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魏志阳 摄

  高兴江代表——

  企业要做好自己的事

  “企业做好自己的事,就是对浙江高质量发展作出的最大贡献。”在湖州代表团审议现场,省人大代表、永兴特种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兴江说。

  翻开高兴江代表桌上的政府工作报告,市场主体、营商环境等相关内容都作了标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让企业家潜心强创新、安心搞经营、放心办企业,说到了我的心坎上。”高兴江代表说。

  这些年,永兴生产的特钢新材料一直秉承“进口替代”之路,不断优化产品结构,努力实现高端金属材料国产化。但受疫情反复、原材料涨价、下游需求不稳定等因素影响,企业部分产品也面临严峻挑战。“部分老产品利润相对较小,难道就放弃不做了吗?不可能的,民营企业承载着很多人的就业问题,每个工人背后都有一户家庭,我们必须做到工厂有订单、工人有活干,要实现工人每年收入有增长。”高兴江代表坦言,就业一头连着老百姓的“饭碗”,一头连着经济社会发展,企业稳、企业家稳,经济就稳定。

  春天的故事,往往来自冬天的思考。“过去,永兴深耕高品质不锈钢长材及特殊合金新材料细分领域数十年,之后抓住新能源汽车、储能等对碳酸锂需求加快的机遇,迈出了向新能源转型的关键性步伐,去年开始新主业实现盈利,这就是企业的稳中求进。”高兴江代表说。

  相比之下,高兴江代表更担忧处于产业链下游的中小企业。他认为,中小企业向来是浙江民营经济中最有活力的“细胞”,一方面,政府要在他们身上花更多心思、投入更多精力,给予更多土地、能耗等指标,让他们在转型升级过程中得到切实帮助;另一方面,中小企业更要瞄准“专精特新”这条路子,通过聚焦主业、强化创新,在专门领域练就“独门绝技”,打造“拳头产品”,为浙江经济稳增长作出独特贡献。

  化危为机,靠的是信心决心,更要靠对策方法。高兴江代表说,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用3个“千方百计”为稳经济护航,更是稳住了企业家的心。

1642731580614_61ea183c159bb84fd544f375.jpeg

  省政协委员宦金元。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徐文迪 摄

  宦金元委员——

  打好稳增长“提前量”

  新一年,浙江经济怎么“稳”、如何“进”?政府工作报告中,有两个数据让省政协委员、杭州市统计局局长宦金元尤为振奋:2021年,全省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2.9%;有效投资中,制造业投资增长19.8%。

  “这说明过去一年浙江的产业结构、投资结构在加速优化。”宦金元委员说,2021年浙江省生产总值首破7万亿元,两年平均增长6.0%,高出全国数据0.9个百分点。“这个成绩殊为不易。”他说,我们也必须看到,由于上年基数的影响,分季度去看,去年浙江经济增速呈现“前高后低”走势。这也意味着,今年稳增长需要千方百计打好“提前量”。

  打好“提前量”,首先要争先。“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适度超前布局’。”宦金元委员建议,除了重大基础设施项目要提速,政府要围绕各行业的“顶尖选手”加速构筑产业的“链”型优势,让“大块头”长出“肌肉”。比如,杭州的数字安防产业可以争取国家级研发中心落户,合力攻坚“卡脖子”难题,让企业集群优势进一步升级转化为主导行业生态优势。

  打好“提前量”,政府要把精细化管理落在实处。“稳企业生产就是稳发展。”宦金元委员说,浙江提出要坚决避免“一刀切”、运动式“减碳”,这对企业科学用能尤为重要。“政府部门应给予企业一定的自主权,在控制总量的前提下,根据企业生产淡旺季等特征,动态匹配用能指标,还要避免根据行业类型给企业贴标签。”他举例说,在八大高能耗行业中,也有一些高耗能但产出更高的企业,“对这样的企业,要借鉴它们的做法助推全行业转型升级。”

  打好“提前量”,还要在“新”上动脑筋。“在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中,消费的拉动力显出疲态,如何找到拉动内需的新增长点是关键。以文旅产业为例,北京景点那么多,为什么还要新建环球影城?一座城市要吸引游客多次前往,必须供给新场景、新产品,让消费者有新体验、愿意消费。”宦金元委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