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和诈骗团伙抢时间

  走进绍兴市反虚假信息欺诈中心,数据在大屏上不断跳动。大家都埋头在电脑前,紧张工作着,“喂,您好,请问您刚刚是否接到了冒充公检法诈骗的电话……”

  “正经历一波诈骗团伙的‘轰炸’呢,省公安厅下发了几十条预警信息。”见记者来,绍兴市公安局涉网犯罪侦查支队副支队长赵立胜和接警处置大队负责人刘宇,从电脑后探出头。

  这两年,电信网络诈骗团伙逐渐向境外转移且不断专业化,公安机关打击和劝阻的难度也不断增大。浙江公安在全国率先建立起省、市、县三级反诈中心,并不断探索各种“反制”的办法。2021年,绍兴市公安局成立了全省首支涉网犯罪侦查支队。过去这一年,这支队伍战绩不错:共打处电信网络新型犯罪嫌疑人2878名,同比上升9.93%,追赃挽损1亿余元。

  这组数据,可以说是赵立胜和同事们拼命“抢”回来的。而“抢”的过程,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难”!

  “你这是刷单,是诈骗。”

  “我知道有刷单诈骗,可我这个不一样,我只是刷单。”

  “对方给你返现了吗?”

  “没有。”

  “那是因为你转账过去的卡,由于涉案,被外地公安机关冻结了,明白了吗?”

  “那我明白了,他们不是不想给我返现,是因为你们冻结了卡!”

  ……

  这样的对话,每天都会在中心上演。民警介绍,要劝回这样一个被“洗脑”的受害者,往往要花费大量时间。有时候,还要遭受不解甚至责骂。

  劳俐婧,在绍兴反诈接警岗位上已经坚守了整整5年。去年有一天,她在接打了200多个电话后“失了声”,其中一个电话打了快2个小时,可她说,“这时间,花得值!”

  值,不仅仅在于劝回了一个个即将受害的百姓,更在于预警电话背后的意义——“这意味着我们‘反制’能力越来越强大,可以做到事中甚至事前预警。”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新型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向善亮介绍,借着数字化改革的春风,每天都有超3万条的预警指令,通过平台下发到全省各地。

  “除了省公安厅下发的预警信息外,2021年我们深化大数据集成应用建成的绍兴全民反诈平台,每天也能产出上千条预警信息。”赵立胜说,这些预警信息,被分为高、中、低风险再下发到县市区,绍兴去年的预警人员达到了84万余人次。

  可即便如此,有时,民警还是会遭遇“至暗时刻”。比如,预警电话打不通时,受害者的风险等级就会上升为“高风险”,这也是赵立胜他们最紧张的时候——

  “快帮我查查这个号码!嫌疑人给他打了一个小时电话了……”劳俐婧紧锁着眉头大步走向通讯处置区,赵立胜和刘宇赶紧跟上。

  “这个号码被呼叫转接了!”刘宇立即指挥通讯处置岗人员进行紧急干预,劳俐婧快步走回接警台,可电话还是打不通。

  此时,辖区派出所接到指令,开展当面劝阻工作。

  半小时后,派出所回复——劝回来了!赵立胜和刘宇对视一笑。此时,是最幸福的瞬间。

  可赵立胜的笑容,在提到反诈宣传时,又显出了一丝丝“苦”意。

  2021年,绍兴公安推开“全警反诈”,开展全警宣讲5000余场次。在取得一定成效的同时,经常会听到老百姓“怼”回来的话,“我没钱,不会被骗的。”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误区。”赵立胜说,被害人小刘(化名)的经历,就一直“扎”在他心里。小刘大学毕业,成为一名教师。她本以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带父母走出大山,却遭遇“冒充公检法”诈骗。这一次,她被骗了90万元,而这笔钱是她贷款贷来的。

  “很心痛!也让我们意识到,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赵立胜说,2021年,他们发动条线单位、镇村干部、网格员等一切力量,针对性开展全覆盖、地毯式、见人见面的精准化宣传,“我们还上线了‘反诈指数’,通过对反诈工作量化、数据化,来压实主管部门责任。”

  “这一年,‘反诈人’很难。但这一年,数字化改革也给予了我们精准‘反制’的信心,让我们在‘难’中看到了曙光。”赵立胜说,希望来年,“反诈人”可以关关难过关关过,前路漫漫亦灿灿!

2f4d1aca962bcb4f05cca0044f65f26.jpg

  记者手记

  近年来,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呈现多发高发态势,案件总量大、被骗金额高,直接影响到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违法犯罪,很难,可也得迎难而上,因为这是一场不能输、也输不起的战争!

  在浙江,“虽远必诛”,不是一句空话。比如,金华此前侦办的一起全链条打击境外电信诈骗案,就大胆打破电信诈骗犯罪打击工作出不去、打不了、带不回、控不住的僵局;杭州滨江公安侦破的“杀猪盘”诈骗案,立足境内打境外,以黑灰产业链为打击重点,切断了境内“输血管”。从对现行案件快速侦破,到斩断上下游黑灰产的技术链、网络链、资金链,一系列深入的组合拳表明,浙江的反诈已经向源头治理、综合治理迈进。

  在浙江,“反制”诈骗团伙,不是一个空想。2021年以来,浙江以数字化改革为契机,打造了浙里“反电诈”涉网新型犯罪预防应用,从技防和心防两方面筑牢铜墙铁壁,累计劝阻群众人数850.58万人,劝阻群众止付25.8亿元。

  在浙江,构建全社会反诈格局,不是一句口号。省委政法委、省联席办先后三次牵头组织召开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会议;各级党委政府将反诈工作作为政府数字化改革以及提升省域、市域治理能力的重要抓手;基层运用新时代“枫桥经验”,建立“警格+网格”的预警劝阻机制……浙江正以超常的决心状态、超常的工作意识、超常的系列措施,积极构建着全警反诈、全民反诈、全社会反诈的格局。

  回望这一年来的桩桩件件,我们有底气,也有信心说:浙江的反诈工作早已没有观众席,一场全民参与的反诈战争,早已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