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走访灾后临安银坑村新兴村
房子成了废墟,淤泥有半人高 幸好他们一直都在,给了村民满满的安心

  沿着303国道前往杭州市临安区银坑村,道路两边青山连绵,与远方的天空连成了一片。在当地人眼里,这一带是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然而,超强台风“利奇马”并没有放过这里。

  8月12日,记者赶赴银坑村,一路上,不时可见塌方的碎石被临时堆到路边,被连根拔起的大树倒在一旁,一辆辆救援车往里开去。

“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山洪”

  直到山洪倾泻,泥水像野兽一样破门而入的时候,银坑村的村民才意识到,“利奇马”这匹“疯马”究竟有多疯。

  周婆婆今年63岁,第一次遇上这么厉害的台风,“泥石流一下子就冲下来了,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当时,周婆婆一家都待在二楼,因为新造的房子比较结实,加上泥石流没有直冲她家房子,所以逃过一劫。

银坑村受灾严重.jpg

银坑村受灾严重

  周婆婆家在村里地势较高的地方,但一楼还是被大水淹没。“水有1米多高”,周婆婆指着墙壁上大水褪去后留下的黄色印迹,向记者比划着。原先摆放在一楼的各种器具、物件全都被冲走,大水过后只剩下地上厚厚的一层淤泥。

  周婆婆挽着裤腿,拿着一个小铁锹,一勺一勺地清理淤泥。她从早上7点钟开始清理,一直没停过。和记者说话的时候,她撑着铁锹靠在墙上休息了一会儿,“我在这个地方生活了一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山洪”。

  周婆婆并没有抱怨,只有劫后余生的后怕和庆幸。离她家不远处的一幢房子正对着山洪倾泻的方向,如今已成废墟。那户人家原本住着3个老人和1个小孩,4个人全部被山洪冲走,不幸遇难。

“村民们很信任我们”

  临安昌北派出所的民警和辅警们,已经连续工作了两天两夜。

  辅警陈晓杰是龙岗镇东塔村人,老家也被淹了,通讯也断了。这两天里,陈晓杰一直没能联系上家里。但是,他没有告诉同事,始终坚守岗位,一头扎在救援工作中。“情况有所好转后,我就立刻让他回家去了。”昌北派出所所长赵建峰对记者说。

昌北派出所民警在银坑村协助村民自救.jpg

昌北派出所民警在银坑村协助村民自救

  当赵建峰和副所长吴程的车缓缓驶过银坑村时,沿街的村民都像见到老熟人似的和他们打招呼。“村民们很信任我们。”吴程说。接到警情后,吴程是第一批带队进村的,当时去往银坑村的道路还没通,车子没法开进来,他带着9个人一路徒步到了村里,整整走了4个多小时,“雨鞋里都是水,脚浸泡在里面,掉了几层皮”。

救灾物资源源不断送进银坑村.jpg

救灾物资源源不断送进银坑村

  “当时根本顾不上这些,一心想着要尽快赶到村里,让村民们知道有人来救援了。”吴程说。

“你们一来,我就安心了”

  距离银坑村十几公里的新兴村,位于海拔656米的山坡上,整个村共有30几户人家,以老年人居多。和银坑村一样,突如其来的山洪打破了村子的宁静。窗户被洪水卷走,卷帘门被冲到变形,山上滚下来的石头、淤泥堵住了村里唯一的出入口。

武警浙江总队机动支队官兵在新兴村清理淤泥.jpg

武警浙江总队机动支队官兵在新兴村清理淤泥

  淤泥、碎石、废墟,记者赶到新兴村时,看到的是一片灰色。再一看,这片灰色中闪耀着星星点点的橙色。武警浙江总队机动支队派了近百名官兵上山支援。为了尽快帮村民清理住宅,官兵们一个个都成了泥人。“刚来时,淤泥大约有半人高,清理了一天才有点样子。”机动支队副政委潘长喜告诉记者。

武警官兵在新兴村开展大规模清理工作.jpg

武警官兵在新兴村开展大规模清理工作

  “吃点西瓜吧,小伙子。”66岁的村民徐大爷特地送来西瓜。泥石流破窗而入,几乎将徐大爷家淹没。十几名武警小伙子已经在徐大爷家干了七八个小时。看着自己的家被慢慢清理出来,徐大爷满心感激,“你们一来,我就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