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梁健:有法律智慧的扫黑除恶“猛将”

W020201230673828641215.jpg

  午休时间,电话铃声再一次在办公室响起,浙江省高院刑一庭副庭长梁健习以为常——电话里,有下级法院的法官与他探讨涉黑恶案件中的法律适用问题。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后,梁健身负重任,担任省高院扫黑办副主任,3年来,他办理和指导办理重大黑恶案件近200多件,参与授课18次,编写指导案例近30个,开展调研13项。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收官之年,浙江法院交出一份亮眼成绩单——专项斗争以来,全省一审黑恶案件审结率达99.22%,其中,2020年9月底前受理的一审案件结案率100%、2020年10月底前受理的二审案件结案率100%。作为敢于亮剑、勇于担当的一员“猛将”,梁健将其中的经验撰写成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浙江智慧》一文。

强烈使命感

  从事刑事审判工作二十余年,梁健办理过的重大刑事案件有1000多件,其中不少是有全国性重大影响的案件,如由他主审的“温岭杀医案”“杭州保姆放火案”分别被评为当年“全国十大最有影响力的法治案例”。

  对于扫黑除恶,梁健是带有强烈使命感的。作为一名刑事法官,他更深知每起黑恶案件的审理判决,都会起到引领性作用,因此要特别慎重,做到“既不人为拔高、也不降格处理”。“要用司法者的智慧来弥补立法上的盲区,熨平法律皱褶。”梁健说。

  有这样一个案子,某村老年协会每逢重阳节、春节等,就向当地企业索要少量钱财,用于看望慰问老年人。从形式上看,这种敲诈勒索行为似乎具备涉恶性质,但梁健认为,老年人使用的手段确实是非法的,但认为老年协会是欺压百姓的恶势力,并不符合恶势力犯罪的本质特征,最终此案没有认定该老年协会为恶势力组织。

“打财断血”

  获取巨额经济利益是黑社会性质犯罪的一大特征,逐利是最明显的特点。梁健在各种场合授课时提出,依照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要加大对黑恶势力头目、骨干成员的财产刑判罚力度,纠正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刑吸收罚金刑的做法,在全省范围内统一予以并罚。

  在陈才强等30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二审中,梁健等人首次组成五人合议庭,经全面审查,依法纠正了部分适用法律错误的情形,各被告人量刑维持不变,对陈才强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与罚金4000万元,打财断血,彻底摧毁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

  “对黑恶势力要‘打财断血’,加大财产刑的适用力度,依法没收、追缴黑恶犯罪势力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摧毁其再次犯罪的资本。”梁健说。

  今年7月,浙江高院出台了《黑恶案件涉案财产查证与处置指引》《刑事案件涉案财物网络司法拍卖工作规程》,对涉案财产的查证、违法所得证明标准等予以明确,创新设立“一元起拍”的司法拍卖竞价规则,极大提高了刑事涉案财物的处置效率,为全国首创。

  数据显示,我省涉黑恶案件执行总到位金额47.95亿余,总到位率97.04%。

忙碌而有获得感

  如果描述2020年,梁健说,“忙碌而有获得感”:全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圆满收官,人民群众对专项斗争高度认可;个人也获得了“担当作为好干部”“浙江省突出贡献中青年法学专家”荣誉称号。

  刑事无小事,刑案无小案。梁健说,法官的一滴墨水落在当事人身上就是一个人生,让刑事司法彰显新时代法治文明是每一个刑事法官的职责所在。

  2021年即将到来,梁健希望,继续发挥刑事司法惩恶扬善的功能,用司法之手守护公平正义,为社会树立行为准则、提供“善”的价值引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