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寻亲记

  两名温州女子,虽互不相识,却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十几年来,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两人在各自的寻亲路上一次次在希望与失望之间折返。

林中初(左)与林春微(右)相认后激动流泪.png

林中初(左)与林春微(右)相认后激动流泪

  几个月前,两人又一次抱着些微的希望,先后在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寻亲DNA数据库留下了自己的DNA数据。可是,拿到DNA鉴定报告的那一刻,原本素不相识的两人,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头痛哭……

  这份DNA鉴定报告到底写了什么?今天我们将通过一段寻亲故事为您一一揭秘。

两个素不相识的女子因寻亲结缘

  故事的主角一个叫林中初,一个叫林春微。

  40年前,林春微刚刚出生不久,就被遗弃在瑞安的一家福利院,当时,她身上留了一张写着出生日期“1977年农历十二月初十”的红纸。

  后来,瑞安林川镇一对夫妻因为没有生育孩子,就收养了林春微。在养父母的疼爱下,林春微的童年很幸福,长大后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但对于自己的身世始终耿耿于怀。

  10多年前,在养父母的支持下,林春微终于鼓起勇气踏上了寻亲之路。她曾经通过媒体寻亲,接到过很多电话,但都一无所获。2017年年初,林春微加入了瑞安寻亲团的微信群,只要有寻亲活动,她都积极参与。

  去年6月,听说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建立了寻亲DNA数据库,林春微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又来到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将自己的DNA信息输入该数据库,期待着某一天这些数据能与另一组DNA数据成功匹配。

  林中初也是在出生不久就被遗弃在福利院里,后来她被瑞安芳庄乡的一对夫妻收养。巧合的是,林中初被遗弃时,身上也带着一张写着出生日期“1976年农历八月十五”的红纸。在朋友的介绍下,林中初加入同一个寻亲微信群,与林春微成了群友。

  2017年7月,因为瑞安寻亲团中的一位姐妹找到了亲人,大家相约聚餐,林中初和林春微有了第一次见面。

  也许是有着相似的经历,两人很快聊到了一起。相熟之后,大家开玩笑说她俩长得真像。为此,她们还拍了合照,并将照片在各自的朋友圈里晒了出来,还问大家:“像不像?”结果,留言几乎都是异口同声地说“像”。

  因为这段“缘分”,这次之后她们虽然没有再见过面,但彼此成为了微信好友,时常在微信里聊天。

400多人逐个比对DNA,谁才是“匹配者”?

  聚会后不久,林春微接到瑞安一户人家的电话,称她可能是他们家的女儿,但结果DNA不匹配。听说自己和那家要寻找的女儿出生日期相差了一年,她便想到了林中初。

  抱着不能错过任何一次机会的想法,林春微在微信上紧急呼叫林中初,让她赶紧去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一次DNA比对。

  也许是经历过太多次失望,林春微带来的“希望”,反而让林中初有些犹豫。

  2017年9月12日,在林春微的多次催促下,林中初来到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在鉴定中心门口,林中初莫名地有些紧张,徘徊了好几个来回,又深吸了口气,才走了进去。

  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物证鉴定室主任吴淑珍接待了她。3个月前,吴淑珍在同样的地方为林春微采集了血样,并做了DNA数据比对。

  “最近一个月有没有输过其他人的血?”

  “没有。”

  “之前有没有进行过骨髓移植?”

  “也没有。”

  在核实林中初的身份信息后,吴淑珍按照惯例进行了一些细节询问。得到否定回答后,才安排工作人员给林中初采集了指尖血。

W020180516557337917438.jpg

林中初与林春微的血液检材

  “人体基因序列是终身不变的,这就是为什么DNA一度被称为‘证据之王’的原因所在。但如果被鉴定人进行过骨髓移植,或是一个月内输入过其他人的血,血液里的DNA就可能会发生变化。”吴淑珍解释道。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被鉴定人发生上述行为就无法进行DNA鉴定。“人体的体细胞也可以进行DNA鉴定,如口腔脱落细胞、带毛囊的毛发、肌肉、骨骼、牙齿、精液等。这些体细胞是不会受输血、骨髓移植等影响发生变化的。”吴淑珍告诉记者。

  样本采集结束后,鉴定人员经过实验、分析得到了林中初的DNA数据。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自主研发的寻亲DNA数据库,具有二联体亲权关系(父母/子女)和生物学全同胞关系(同父同母兄弟、姐妹)双重检索功能。

  根据林中初提出的寻找父母的委托事项,吴淑珍第一时间将其DNA数据录入寻亲DNA数据库,与库内400多人的DNA数据进行逐个比对。

  “根据孟德尔遗传定律,孩子的遗传基因一半来自亲生父亲,一半来自亲生母亲。寻亲者的DNA信息加入数据库后,即可通过DNA数据自动比对技术,在寻亲者之间自动进行逐个比对。一旦两人之间存在血缘关系(父母/子女关系或同胞关系),数据库将会自动提示,显示匹配的寻亲者姓名。” 吴淑珍解释说。

  几分钟之后,系统自动比对结束,没有发现匹配对象。也就是说,林中初的父母暂时并不在这个数据库里。

  “人海茫茫,想找一个人哪有这么容易啊。”结果在意料之中,与3个月前林春微的比对结果一样,这也让吴淑珍有些失望。

X染色体相互匹配,结局始料未及

  既然没有找到父母的DNA数据,是否有其他兄弟姐妹?为了让寻亲者多一丝希望,吴淑珍又将林中初的DNA数据输入全同胞关系检索系统,即便这种可能性小之又小。

  在林中初的印象中,自己并没有兄弟姐妹,因而这项检测更像是走一个过场。

  可是奇迹偏偏在此时出现了。

  “匹配上了!”当系统跳出“匹配”两字的时候,吴淑珍一阵兴奋,心跳都快了起来,握着鼠标的右手用力地点击了好几次,才成功调出匹配者的信息:林春微!

  “当时二联体亲权关系和全同胞关系都进行了检测,但都没有找到匹配者,她很失落。”对于这个性格开朗的女性,吴淑珍印象颇深。可是,谁又能想到,在数据库里静静等待了3个月后,林春微的DNA数据再次出现在吴淑珍的眼前。

  “林中初X染色体19个基因座与林春微的X染色体19个基因座全部匹配,这基本可以确定两人的同胞关系。”看到这一结果,吴淑珍长舒一口气。

  为了增加鉴定的准确率,吴淑珍在原来21条常染色体STR基因座的基础上,加测了18个常染色体STR基因座,确保检测结果的准确性。

  “成了!”拿到所有的检测结果后,吴淑珍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也就是说,之前素不相识,后来因都在寻找亲生父母而结缘的林中初和林春微,竟然是一对亲姐妹!也就是说,她们被遗弃时身上都留有写着出生日期的红纸,她们被大家认为特别像的容貌,并不是巧合!这样奇妙的结局,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可又倍感激动!而正是DNA鉴定技术,带来了这不可思议却又严丝合缝的美好结局!

  吴淑珍第一时间拨通了林中初的电话。几秒钟的沉默之后,电话那头传来欢呼声……

鉴定人说:

  DNA是脱氧核糖核酸的简称,它可组成遗传指令,主要功能是储存信息。

  DNA鉴定,是应用医学、生物学和遗传学的理论和技术,通过人类遗传标记的检测,来分析判断被鉴定人之间是否存在亲生血缘关系。在寻亲案例中,二联体亲权关系(父母/子女)和生物学全同胞关系(同父同母兄弟、姐妹)鉴定发挥了重大作用。对于存在血缘关系的亲属而言,DNA鉴定给出了科学的证明。和传统凭感觉寻亲的方式相比,DNA鉴定极大地节省了寻亲者的时间和金钱,借助现代科技,更快、更准地圆梦。

鉴定人名片:吴淑珍

  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物证鉴定室主任,法医物证类鉴定人、授权签字人,医学硕士。2002年从事亲子鉴定工作以来,鉴定此类案件达12000多例。2017年4月,为了帮助民间寻亲者寻找失散亲人,研发建立了寻亲DNA数据库。目前,已有620多位寻亲者的DNA信息入库,成功帮助26对寻亲者找到亲人。

鉴定人.jpg

鉴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