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浙江网 > 说案 正文
闹市区的这户有钱人家,他“惦记”了9个月
一出狱就动手,卷走钻戒美金等120多万元财物 清明节这天,刑警从墓地里起出了赃物

  金华的开锁“大神”洪二(化名),30多年来,只有一个爱好:开锁。据说,没有一种锁,可以在他面前撑过15秒。开锁的目的是什么呢?盗窃!他也因此“四进宫”。2020年1月,洪二刑满释放。

被盗的保险箱.jpg

被盗的保险箱

  这几年,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金华市婺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傅静生,已经很少接到入室盗窃大案。可“洪二”重获自由没多久,就给傅静生下了一封“战书”——4月1日,婺城闹市豪宅区,一户人家被盗,保险箱里价值120余万元的物品消失。

  案子相当棘手。单元门有监控盲区、保险箱在被多种工具撬过后居然用钥匙打开了、赃物遍寻不到……在追赃过程中,因为洪二不寻常的作案手法,傅静生度过了极其“荒唐”的一个清明节。

  跟随傅静生的回忆,我们来“还原”破案和追赃的曲折过程。

疑点重重

  4月1日早上9点半,接到报案后,傅静生和刑大同事来到报案人李先生(化姓)家中。

  这个小区,是金华市中心地段最好的学区房。李先生的家位于3楼。从李先生家门开始,傅静生便隐隐觉得这个案子不寻常——大门的锁没坏,但锁芯竟然不见了。一般的入室盗窃,要不破坏门锁,要不技术开锁,极少会拆走锁芯,说明是个惯偷。

  屋内一套价值不菲的红木家具,显示出主人的经济实力。往卧室里走,现场逐渐在他脑中重建,疑点也越来越多。

  客厅脚印杂乱,基本判断至少2人进入过室内;通往卧室的地上,丢着很多工具,菜刀、水果刀、起子、螺丝刀,判断都用来撬过保险箱,可保险箱最终却是被钥匙打开的,怎么回事?

  保险箱已空,丢失钻戒、美金、古和玉、卡地亚手表、金碗等,预估价值120万元左右。赃物在哪?

  在勘查中,最让傅静生诧异的是,市中心竟然出现了监控盲区,难以看清进出单元楼的人,而李先生上一次回家在3天前。这意味着,这3天里,具体作案时间不明,有上千人出入小区,嫌疑人极难锁定。傅静生对着满地的作案工具,深深叹了口气。

  现代科技技术的发展,终究是比盗贼快一步的。4月2日下午,嫌疑人身份被锁定:洪二。可现场有两种脚印,除了洪二之外,另一人是谁?再去查监控,傅静生更纠结了,案发时间是3月30日晚饭时间,洪二进入到李先生家中,期间骑着电动车来回进出3次,直到晚上10点40分才最终离开。

  可自始至终,电动车上只有洪二一人。如果抓了他,同伙会不会携带赃物逃跑?时间紧急,经过商议,傅静生和同事决定先抓洪二。当晚11点,洪二落网。

夜探墓地

  洪二,到底是有4次前科的惯犯,面对审讯,他笃定自己没有任何破绽,拒不交代。僵局直到4月4日晚上才被打破。“洪二要谈,说交代东西在哪。”接到这个电话时,傅静生突然觉得背后凉凉的。

  “我把东西藏在兰溪老家的墓地了。”面对洪二的坦白,壮汉傅静生沉默了一会。“走,现在去。”起赃刻不容缓,一辆警车在夜色中驶向了兰溪的一座小山。

  夜里10点,警车在乌漆墨黑的山脚下停了,这是一座老底子的小坟山。傅静生一下车,就闻到了空气中残留的烧纸钱味,地上还有不少灰烬和灭了的蜡烛——这天正是清明节。

  爬了十几分钟,洪二在一个小土包前停下了,墓碑上的红字晃眼。他指指合葬墓,说藏在了里面。傅静生蹲下身,推开了第一块石板,里面什么也没有,他回头怒瞪,洪二指指边上那块无法移动的板,说塞进了另一边。

从墓地起获的赃物.jpg

从墓地起获的赃物

  冷风吹来,傅静生卷起袖子,伸手去摸:一个方方的骨灰盒……他背后的汗毛立了起来,再摸,终于摸到了一个圆盒子和一个袋子。掏出来后,两样东西都被塑料袋包裹严密,在手电照明下拆开,圆的饼干铁盒里装的是钻戒、纪念币还有开锁工具等,另一个透明档案袋里装着美金和股票材料。

  在回婺城的路上,傅静生发现赃物缺少,再审,洪二供出了同伙。当晚,婺城警方抓到了另一个嫌疑人徐某。两人几年前一起入户盗窃时认识,事后被抓,2019年出狱后,徐某就盯上了李先生一家。

  李先生家的门锁不好开,徐某找到了“大神”洪二,可就在商议动手前,洪二再次入狱。足足9个月,洪二都在“惦记”李先生的门锁。2020年1月,一出狱,他就找上了徐某,他们还发现李先生虽将屋子闲置,但并未搬动物品。

  两人贼心又起。

“运气真好”

  3月30日傍晚,洪二带着工具来到李先生家,三两下便开了家门,他在客厅偷了一个储钱罐,东翻西找时,在卧室猛然发现一个保险箱。可不料,洪二的开锁技术在保险箱上吃了瘪,他又从屋里找出菜刀、水果刀、起子、螺丝刀,轮番上阵,还是没成功。

  想放弃又舍不得,气急败坏的洪二,骑着电动车出门,买回了一台切割机。插电,开机,切割——震天响的声音吓得洪二赶紧拔了电。

  累了一晚,保险箱纹丝不动。憋闷的洪二坐在床上,死死盯着保险箱。洪二作罢,瘫倒在床头靠背上,只听“咔哒”一声,他觉得有东西弹在了背上。回首一看,是个暗格,打开后,洪二欣喜若狂:保险箱钥匙竟然就躺在里面。

  洪二把保险箱洗劫一空,将东西藏在了新买的切割机盒子里,骑着电动车离开,找了朋友美滋滋吃了夜宵。

  “怎么只有一个人,不是两种脚印吗?”审讯中,徐某和洪二的口供却出奇一致,作案当天,只有洪二一人。

  故事就这样峰回路转起来——作案当晚,洪二睡前还在不断回忆作案时的情景,总觉得现场还有“破绽”。出于谨慎,第二天一早,他再次来到李先生家,清理了现场,并将相关物品打包带走,还将锁芯也拆了。至于第二个脚印,那是洪二换了一双鞋……

  目前,二人已被依法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