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浙江网 > 说案 正文
只是“关几天”?不,代价很大
弹棉花匠干了一桩令他后悔终身的“副业”

  5月30日,涉嫌非法制造、买卖枪支、弹药罪的阿国(化名)被移送江山市检察院审查起诉。这几天,听说检察官要来提审自己,阿国有些焦虑,反复问看守所民警,“他们什么时候来?是不是知道我会判几年?”

  30岁的阿国,河南人,初中学历,是个不折不扣的“法盲”。阿国在湖北武汉经营一家棉花店,是个弹棉花匠,家里条件很不好,母亲瘫痪在床,儿子智力有缺陷,一家人光医药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W020180613568369095432_600.jpg

  生活的重压逼着阿国多赚钱。于是,他上网找了一个“副业”。他也明白这份“副业”不大好,但直到江山警方找上门来他才知道,干了这个,并不是“只要关几天”就能出来的。

生意

  2017年11月23日,武汉刚入冬。这个时节,也是做棉被的旺季。阿国的弹棉花店,就开在武汉一条不起眼的小街上,小小的两间店面,堆满了各种棉被,一张巨大的压棉机“站”在店铺正中间,角落里棉花、棉线散乱地摆放着。

  这里不仅是阿国一家赖以为生的店铺,也是他们的家。阿国瘫痪的母亲,住在里头唯一的房间内。阿国和妻子儿子,晚上就睡在这张压棉机上。

  这天,刚吃过中饭,阿国的老婆小柳(化名)就开始在压棉机前工作起来。不久,她看到一个穿着轻薄羽绒衣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小柳拉下口罩,“大哥,买棉被吗?”男子四下打量了一下,又盯着她看了看,“你一个女的,会弹棉花?”小柳苦笑了一声,“没办法,要吃饭呀……”

  男子订了一床80元的棉花被,要现弹的。小柳说,等下要去接孩子下课,没这么快,需要等。“能送货吗?”男子问。小柳点了点头,把阿国的电话给了男子。

  男子离去没多久后,阿国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不是棉花店?我们医院想订一批棉被……”阿国赶忙停下车仔细听,这可是一笔大生意。

  自从没了“副业”,阿国的收入锐减。仅靠棉花店,生活难以为继,他只能出来再打一份快递小哥的工,棉花店全靠小柳撑着。那些日子,阿国不时想起自己的“副业”,想着何时才能再干……

副业

  阿国的“副业”,是在网上卖气枪。

  2016年6月份,阿国的母亲突发重病,不久被确认瘫痪,生活完全无法自理,家庭开销因此陡增。

  在医院陪护期间,阿国靠刷视频打发时间。那天,他在一个打鸟的视频下,看到有人留言,“想买枪的话,联系我,QQ……”

  有些好奇的阿国加了对方的QQ,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里的人,竟然愿意花几千元买一把枪,就为了打鸟和显摆。他从QQ群和相关论坛上,发现了比弹棉花更有“钱途”的门路。他虽然隐约觉得干这个可能有风险,但总觉得大不了就是“关几天”的事,干吧!

  最初,阿国自学制造铅弹,2个月卖了近3万个。但他觉得,这个办法费时费力,赚的也不多,300个铅弹才买百来块钱,但制作却要花掉大半天。

  他从论坛的知识里慢慢“成长”起来,不甘于再做这种低端苦力活。

  阿国将目光投向了气枪及配件买卖上。他从网上购买了假的身份信息等,通过各种途径疯狂地寻找上家合伙人,最终成了7个气枪配件商的一级代理。

  枪身、枪管、铅弹、高压气瓶,完整的组装视频……阿国通过这7个上家,就能组成一支完整的气枪。货源稳定后,阿国就开始通过网络兜售气枪及配件,并逐渐发展下家代理。

  这一“副业”,阿国做了9个月,卖出整枪5支,各类枪支配件300多件,铅弹5万余发,赚了几万元。去年9月,听说风声紧,他收手不干。

代价

  时间回到11月23日下午5点多。在接到那个“医院的大生意”后,他抓紧送完当天的快递,就直奔医院。当他到医院门口,打电话给对方后,一个穿着轻薄羽绒衣的青年男子带着几个人出现了——

  “我们是江山市公安局的民警,有一起贩枪案请你配合调查。”

  这名穿羽绒衣的男子,是江山市公安局打击网络贩枪犯罪工作专班成员毛江君,早几个小时,也正是他从小柳那买下了80元的棉被,拿到了阿国的电话。

  阿国通过网络制售枪支和配件的证据已被警方固定。几天后,他被押解回江山,关押在江山市看守所。此时,他终于明白了那个“副业”的代价,落了泪。他知道,自己的家,算是毁了。

W020180613568370587748_600.jpg

  阿国是个孝子,母亲瘫痪后,他照顾得很周到,每天擦身、喂饭,甚至用手帮母亲排便。然而,在他被抓25天后,噩耗传来——他母亲病重去世。阿国在看守所里嚎啕大哭,“妈,是我对不起你……”

  阿国落网后,专案组从他入手,对他的上家供应商和下家代理展开调查,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31人,收缴枪支15支,铅弹4000余发,江山警方还会同广东警方捣毁了1个枪支配件制造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