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黑恶为民除害 保护证人滴水不漏
我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阶段性成效

  9月19日,浙江省公安厅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
  至8月底,全省共侦办涉黑案件30余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200余起,摧毁了一大批涉嫌黑恶势力犯罪团伙,破获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十类涉黑涉恶案件6800余起,扣押冻结一批非法资产,缴获一批枪支、管制刀具等作案工具。专项斗争取得了明显的阶段性成效,形成了对黑恶犯罪的压倒性态势,得到公安部通报表扬和省委、省政府的肯定。

警方收网.jpg

警方收网

每条线索都一查到底
  目前,全省公安机关共有1529名民警专职从事扫黑除恶工作,还有一支165人的扫黑除恶专业团队,在法律实务、审查攻坚、信息研判等方面各展所长。
  全省公安机关按照“不弄清不放过、不见底不放过”的要求,对每条涉黑恶线索开展深入细致的核查工作,不管是实名还是匿名举报的线索,只要有核查条件,都会组织专人一查到底,确保件件有落实、条条有结论,防止线索“石沉大海”。

抓捕现场.jpg

抓捕现场

  警方还建立了与其他相关政府职能部门的线索传递机制,从多个途径收集涉黑涉恶线索。比如,嘉兴市公安局建立异常情况定期排查上报制度,收到建设部门传递的关于某些工程招投标过程存在串通投标行为的违法犯罪线索,通过循线深挖,一举破获嘉善系列特大串通投标案,涉及招投标项目标的近10亿元,对9名涉案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有力整治了嘉兴市建设工程招投标领域乱象。
  此外,全省公安机关在直接打击黑恶犯罪的同时,按照“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的要求,严厉打击整治黄赌毒、高利放贷等治安乱象。今年以来,黄赌毒刑事案件同比下降13.5%。
证人有保护 民警有后盾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打响以来,全省公安机关先后出台了《黑恶违法犯罪举报奖励办法》《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证人保护工作办法》《扫黑除恶民警权益保护机制》等十余个机制规定,有效解决了以往打击黑恶势力犯罪中遇到的证人保护难、民警权益维护难的问题。
  比如,《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证人保护工作办法》将证人的概念延伸为证人、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鉴定人、被害人等,解决了以往因证人概念过于狭窄,致使一些知晓黑恶势力犯罪的知情人得不到有效保护的问题。为防止黑恶势力对证人进行人身报复,警方规定,特定人员禁止接触证人及其近亲属,还将对证人的人身和住宅采取专门性保护措施,甚至将证人带到安全场所进行专门保护。必要时,警方还将为证人变更住所和姓名。
  黑恶势力错综复杂,甚至还有“保护伞”,民警在扫黑除恶的过程中极易受到不法干扰,有的在案件侦办过程中就遭到“保护伞”通过各种途径施加压力,受到不公正待遇;有的在黑恶团伙头目、骨干刑满释放后受到报复。为此,省公安厅制订了扫黑除恶民警权益保护机制:扫黑除恶民警受到不实投诉、控告的,督察部门要为民警正名;民警及其家属受到打击报复的,由公安局长担任组长进行专案侦查等。

                                       浙江警方公布10起“涉黑涉恶”典型案例


长兴唐健平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案
  今年3月,长兴警方摧毁以唐健平为首的恶势力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25名,破获案件60余起。
  经查,2017年以来,这个犯罪团伙招揽前科劣迹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进行高利放贷,开办鑫鸿车贷公司,采取故意暴露文身、门上喷字、门口喊话等方式,有组织地实施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非法侵占他人财物,致使多名被害人无家可归、妻离子散。
  最初,警方是通过警情研判发现相关线索的。长兴县公安局侦查打击中心副主任张列行介绍:“2017年9月以来,街面、夜宵摊、KTV(酒吧)等娱乐场所的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案件增多,其中2起寻衅滋事案的涉案人员引起了警方的注意。通过深入排摸,民警发现,这些案件大多由高利借贷引发,涉事人员大多与‘车贷’公司有关。”
  一番秘密的深度排查后,2017年9月25日下午,长兴警方展开“铁拳一号”行动,400余警力对前期排查掌握的39家可疑“车贷”公司同步突击临检,现场查获可疑人员142名,其中前科人员46人,并缴获管制刀具、射钉枪、仿真枪、吸毒器具及伪造的公章等违禁物品312件,查扣了一批借款协议、抵押协议、流水明细等资料。
  第二天,长兴警方深挖案件,成功锁定4家重点“车贷”公司及骨干成员。鑫鸿车贷公司就是其中一家,这家公司表面提供汽车租赁,代理汽车、房产抵押,实际上却是“高利贷”。
  市民陈女士为朋友李某在鑫鸿车贷公司的4万元(实际到手3万元)借款做了担保,陈女士的奔驰汽车随即被车贷公司安装GPS信号仪。之后,李某失联,陈女士的奔驰车次日便被车贷公司开走。一番“操作”后,陈女士不仅没要回汽车,还变成负债8万。陈女士不堪重负,数次企图自杀,所幸都被救回。
  陈先生向鑫鸿车贷公司借款,以一辆别克汽车作为抵押。车贷公司当日转账给樊先生7000元。按照约定,樊先生第二天可领取尾款1.5万元。但次日,车贷公司以樊先生隐瞒曾做过车贷为由,单方面认定樊先生违约,拒绝支付尾款1.5万元。
  被害人邵先生的违约理由更“冤”。邵先生先后3次以车辆租赁担保的方式向鑫鸿车贷公司借款3万元,实际到手2.1万元,在如期归还部分款项后,只因逾期数分钟就被认定为违约。随后,这家车贷公司全员出动,前往邵先生家中暴力催讨。
杭州滨江虞关荣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案
  今年5月,省公安厅根据群众举报,打掉以虞关荣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抓获犯罪嫌疑人155名,破获案件200余起。
  经查,2009年以来,这个犯罪团伙为攫取非法经济利益,长期盘踞在杭州滨江区一带,开办杭州坚塔混凝土有限公司、杭州森翔市政工程有限公司等十多家企业,采取串通投标等方式,强揽工程,非法控制滨江区的土方、市政绿化、土建工程。这个团伙使用枪支、砍刀等工具,有组织地实施强迫交易、敲诈勒索、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造成2人重伤、26人轻伤、18人轻微伤。
杭州萧山李帅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案
  2017年11月,杭州警方通过侦查发现并打掉以李帅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抓获犯罪嫌疑人20名,破获案件20余起。
  经查,2016年以来,这个犯罪团伙长期盘踞在杭州萧山区瓜沥镇一带,以“忠义堂”微信群为纽带发号施令,不断发展壮大规模,采取威胁、恐吓、殴打等手段,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造成2人重伤、5人轻伤、4人轻微伤。
宁海刘天欢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案
  今年1月,宁波警方根据群众举报,打掉以刘天欢为首的涉嫌恶势力犯罪集团,抓获犯罪嫌疑人20名,破获案件40余起。
  经查,2015年以来,这个犯罪团伙开办宁海天峰投资公司,通过“虚增债务”“制造银行流水痕迹”“胁迫逼债”“虚假诉讼”等方式大肆实施“套路贷”犯罪,在收债过程中有组织地实施非法拘禁、开设赌场、敲诈勒索、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疯狂敛财近千万元,被害群众近200人。
瑞安赵琦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案
  2017年6月,温州警方通过侦查发现并打掉以赵琦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抓获犯罪嫌疑人81名,破获案件40余起。
  经查,2007年以来,这个犯罪团伙长期盘踞在瑞安市一带从事各类违法犯罪活动,通过安排成员为娱乐场所、赌场看场护场,以暴力、威胁为手段垄断托运行业,有组织地实施强迫交易、开设赌场、故意伤害、聚众斗殴、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致1人死亡、6人轻伤、15人轻微伤。
桐乡徐公作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案
  今年1月,嘉兴警方根据群众举报,打掉以徐公作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抓获犯罪嫌疑人13名,破获案件40余起。
  经查,2014年以来,这个犯罪团伙长期盘踞在桐乡市一带,成立海宁永信财务咨询有限公司,采取言语威胁、限制自由、砸玻璃、喷油漆、殴打等手段,强行逼迫债务人偿还债务,有组织地实施故意伤害、聚众斗殴、敲诈勒索等暴力犯罪活动,多数被害人慑于压力不敢报案。
绍兴上虞胡常兵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案
  今年4月,绍兴警方通过侦查发现并打掉以胡常兵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20名,破获案件50余起。
  经查,2011年以来,这个犯罪团伙长期盘踞在绍兴上虞区一带,纠集多名前科劣迹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采取威胁、恐吓、殴打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强迫交易、组织卖淫、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故意损毁财物等违法犯罪活动,并控制上虞等地的地下赌场、餐饮娱乐等行业。
武义孙太荣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案
  2017年11月,金华警方根据线索排摸,打掉以孙太荣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55名,破获案件70余起。
  经查,2014年以来,这个犯罪团伙利用孙太荣村书记身份带来的“便利”,长期盘踞在武义县一带,纠集社会闲散人员,采取威胁、恐吓、殴打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开设赌场、聚众斗殴、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致90余名被害人债务缠身、多名被害人妻离子散。
台州椒江郑官顺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案
  2017年6月,台州警方通过侦查发现并打掉以郑官顺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52名,破获案件50余起。
  经查,2000年以来,这个犯罪团伙采取威胁、恐吓、殴打等手段垄断台州椒江区混凝土行业,伪造信用凭证、贸易合同等骗取金融机构贷款,有组织地实施组织卖淫、开设赌场、非法经营六合彩等违法犯罪活动。
缙云胡忠义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案
  今年5月,丽水警方根据群众举报,打掉以胡忠义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30名,破获案件40余起。
  经查,2009年以来,这个犯罪团伙盘踞在缙云县一带,采取威胁、恐吓、殴打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寻衅滋事、开设赌场、聚众斗殴、敲诈勒索、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致1人重伤、5人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