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寄来的一只塑料桶没人取,散出异味
保安掀开盖子吓坏了:里面是具男尸
20年前震惊嘉兴的“塑料桶男尸案”嫌疑人归案

W020180710697552970493_600.jpg

  6月29日晚,犯罪嫌疑人柯进(化名)在民警的押解下,踏上了嘉兴这一方陌生的土地,但这个地方,却在柯进脑海中萦绕了整整20年。
  20年前,他在酒后勒死了自己的“大哥”阿全,随后将尸体寄到了嘉兴一个停车场内,直到被保安发现。逃亡中,柯进因为内疚化名“吴小辉”,这个名字与“大哥”的真名非常相像。
  10日,嘉兴南湖警方发布了这起曾经轰动一时的“塑料桶男尸案”。
酒后掐死了大哥
  “那年刚到温州,只有他最照顾我,吃穿都用他的,就跟我亲大哥一样。”柯进回忆起当年的场景。
  1998年,柯进的父亲在福建做海产批发生意,在父亲的安排下,柯进来到苍南做海鲜批发。初来乍到,柯进无所适从,直到阿全的出现,让柯进找到了家的感觉。
  当年2月28日,阿全带着柯进和朋友吃饭打麻将,期间喝了不少酒。晚上11点,朋友散去,只剩下兄弟二人,两人因为打麻将时柯进的一句多嘴争吵起来,很快变成拳脚相加。
  “我把他推到床上,互相扭打在一起,我用手臂死死地勒住他的脖子不让他动……”柯进回忆。很快,阿全不再挣扎,柯进也因为酒劲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早上,柯进起床,发现身边的阿全身体已经变得冰冷僵硬,“我知道出事了”。
  柯进想到的第一件事,是如何把阿全的尸体处理掉。3月1日晚上,柯进从外面找来了两个装海鲜的红色塑料桶,把阿全的尸体塞进了桶里,又拿封箱带缠绕了好几圈。
  他辗转抵达温州客运中心,看到一辆往来嘉善、温州的大巴车,便付了50元托运费,将装着阿全尸体的塑料桶抬上大巴车。“我告诉司机,把这箱海鲜送到嘉兴一个停车场,到时候会有人来接的。”柯进说。
  安排完这一切后,柯进随即返回阿全的住处,把从他身上拿下来的手机和现金等东西带上后,踏上了开往深圳的大巴车。
警方缉凶20年
  1998年3月4日,红色的塑料桶在嘉兴停车场存放了2天,仍然没人来取件,桶里开始散发出异味。
  到底会是些什么东西?保安将层层封箱带打开,一具男尸赫然在目。惊恐之中,保安拨打了110。
  “经过勘查现场,我们首先找到的是负责将桶运来嘉兴的大巴车司机。”南湖区公安分局刑事犯罪侦查中心办案民警说。
  寻着大巴车司机这一条线索,办案民警确认尸源来自温州。为了扩大巡查范围,在温州当地警方的协助下,温州电视台开始播放尸源的寻人启事。很快,苍南县公安局收到了反馈,有人正在找寻人启事中的男子,这个人,正是阿全的父亲。
  警方很快找到了阿全的住所,并且将可疑目标锁定在早已消失的柯进身上。“当时的侦查条件有限,我们在追踪柯进到深圳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关于他的任何线索。”20年来,南湖警方一直没有放弃过对柯进的搜捕。
被自己的网名“出卖”
  直到今年6月18日,一名生活在沈阳的男子“吴小辉”进入警方的视线。“是柯进的网名‘梦回江南’让我们注意到了他,试问一个北方人怎么会在梦中回到江南?”办案民警介绍。
  被抓后,柯进回忆起自己的逃亡生涯——
  “在哈尔滨时,曾经觉得生活重新开始了。”柯进说,他在当地的物流业做出了一番事业,甚至还和网络公司合作搞出了一套物流系统。在此期间,柯进也谈过一个条件不错的女友,但终究因为自己跨不过“杀人逃犯”这一身份,不得不放弃所爱……
  目前,柯进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南湖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