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枝”“咔哇水”“梦幻草”……名字虽然好听,全是新型毒品!
浙江毒情形势报告发布 “第三代”毒品正在入侵

W020180402335173875227.jpg

“第三代”毒品“小树枝”

  “碰到新的没见过的东西,千万不要轻易尝试。在不知道是否有害的情况下,一定要首先学会拒绝。”14日,在浙江省毒情形势新闻发布会上,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相关负责人提醒道。

  会上发布了2017年浙江省毒情形势报告。报告指出,以“小树枝”等为代表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又称“第三代毒品”或实验室毒品)正悄然入侵,青少年群体尤其容易“中招”。

打击毒品犯罪 浙江警方很拼

  2017年,全省公安机关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4800余起,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7600余人,缴获各类毒品300余公斤,其中就包括龙泉市“零口供”破获贩卖毒品案。

  2017年9月,龙泉市公安局经过侦查,以“零口供”成功破获“项某某贩卖毒品案”,抓获涉嫌代购毒品的犯罪嫌疑人1名,吸毒人员33名。

  项某某恶名远播,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他就因打架斗殴、寻衅滋事被判刑。出狱后,项某某并未收敛悔改。2000年初,他只身来到温州闯荡,很快就收了一批“小弟”,并充当起皮革厂老板的“保镖”,每天出入高档场所。就是在这段时间,项某某开始吸食毒品。很快,他就因打架斗殴再次锒铛入狱。

  出狱后的项某某回到龙泉后结识了一些毒友。2015年至2017年,项某某先后4次因吸食毒品被龙泉警方抓获,但他仗着自己患有疾病,无法被强制戒毒,反而变本加厉。见毒友倒卖毒品有利可图,他就干起了帮毒友代购毒品赚取差价的行当,并渐渐成为龙泉吸毒人员中有名的毒品“总代理”。

  项某某的行踪早已进入警方视线。2017年8月30日,禁毒大队民警在对项某某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他刚刚吸食过毒品,而他紧攥在手里的手机引起了民警的注意。但检查后,民警并未在手机中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只有几条看似普通的转账记录。面对民警,项某某始终闭口不言,甚至耍赖躺地不起。

  民警立即对项某某的周边情况进行调查,一张涉及省内多地的贩毒网络也逐渐清晰起来。民警根据项某某平日代购毒品的规律和特点,兵分多路展开侦查,并顺藤摸瓜找出了项某某购买毒品的上家及货源,从项某某处购买毒品的毒友也纷纷被抓。

  短短半年时间,项某某累计为他人代购毒品百余次。尽管项某某拒不承认犯罪事实,警方也没有当场缴获毒品,但所有的证据足以让他面临法律的严惩。

“第三代毒品”悄然入侵

  除了海洛因、冰毒、麻古等人们熟知的毒品外,近年来新型毒品滥用情形时有发现。警方执法中,陆续查获含有管制毒品成分、以饮料等伪装形式出现的新型毒品,如“G水”“小树枝”“咔哇潮饮”“咔哇水”“小金丝”“小金瓶”“梦幻草”“三口鲍”“恰特草”(俗称阿拉伯茶)等。

  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相关负责人介绍,新精神活性物质又称“第三代毒品”或实验室毒品,是不法分子为逃避打击而对管制毒品进行化学结构修饰,或全新设计和筛选而获得的毒品类似物,具有与管制毒品相似或更强的危害性。

  让人担心的是,这类“第三代毒品”已悄然入侵。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及国际贸易、物流寄递业的发展,新精神活性物质被国际制贩毒犯罪集团不断研制、获取和走私、交易,并在世界范围迅猛蔓延。

  据了解,2015年10月1日,公安部、国家卫生计生委、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国家禁毒办联合制定《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列管办法》正式施行,列管116种新精神活性物质。2017年,公安部、国家食药监局、国家卫计委联合两度发出公告,增加列管8种芬太尼类新精神活性物质,对打击新精神活性物质违法犯罪提供了有力依据。

  我省作为全国重要的化工基地和国际贸易口岸,也是化工产品电子商务大省,存在较大新精神活性物质违法犯罪风险隐患。记者从会上了解到,浙江省政府办公厅把治理新精神活性物质问题列入禁毒工作重要内容,制定下发了《关于加强新精神活性物质治理工作的意见》。这就意味着,我省将继续通过加强源头管理、遏制非法流通、实施动态监测等手段,进一步斩断“毒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