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一村朱连生的幸福生活

4B7CEF95A2CD0831D889435C38BF829C.png

  7月22日上午11点,湖州市安吉县昌硕街道双一村,幸福邻里中心老年食堂内一片清凉,87岁的朱连生小菜就小酒,和一同就餐的老年朋友有说有笑,好不惬意。“他每天都要小酌几杯呢。”食堂工作人员韩苏琴笑着说。每日,他们会在征求意见后确定菜单,对老人们的喜好早已稔熟于心。

  三年前,双一村依据《湖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推进幸福邻里中心建设和服务管理的意见》,通过全体村民票决,建设了集政府服务、社会参与、群众自治于一体的基层治理阵地——幸福邻里中心。中心设有老年食堂、老年大学、儿童之家、棋牌室、健身房、村民议事厅等,既可供村民娱乐学习,亦可议事商谈。

  2020年年初,营业六年的老年食堂入驻幸福邻里中心。朱连生清楚记得,食堂刚开业时,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朱学星就宣布:90岁以上老年人免费吃。然而当时几名老人并不买账:别人都交钱,我们不能给集体添负担。为此,村里又特地召开定价大会,按照“每餐10元成本,村集体补助部分”的原则,集体表决通过每餐定价:60岁到70岁6元,70岁到80岁5元,80岁到90岁4元,90岁以上3元。这样的定价,老人们欢喜地接受了。

  “食堂搬进幸福邻里中心后,用餐环境更好了,但价格却没变,这样的好日子以前想都不敢想。”朱连生告诉记者,下午休息好后,他们还要在老年大学听一场法治讲座。

朱连生的感慨源于他的经历。他出生时,新中国未成立,常常饥不裹腹,也没上过学。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末,双一村因竹闻名,凭借对毛竹的开发利用,朱连生的生活有了起色。可随着毛竹价格下跌,村里又一度落寞。后来,他的儿子外出打工,老伴逝去后,年迈的朱连生生活越发艰难。

  2014年,双一村成立安吉双富毛竹专业合作社,采取“党总支+合作社+农户+集体经济”的模式,鼓励村民用荒林入股。当过生产队队长的朱连生二话没说,就签了同意书,“村干部把政策讲得明明白白,还安排法律专家上门解惑,我很放心!”果然,通过竞拍选择收购商,双一村每百斤竹子价格较之前上涨了三元。朱连生一家毛竹分红以及参保毛竹收购价格指数保险每年获益16500元。如今的他很满足:晚辈在外打拼,家里竹林不放荒,自己的生活费也有着落。

  “村书记是大家选的、村大事是大家定的、村务是公开透明的,对村集体工作没有理由不支持。”朱连生的这番感受,也是许多村民的心声。原来,双一村推行大事集体定、实事踏实干、村事众人督、民事有人办、好事大家评“五事共治”乡村治理模式,凡重大事务、重大项目实施,物资采购、资金报销等需经集体商议,村民小组的资产、资金、公章归村统一管理、规范使用,《双一村事》每季度会在数字电视和“爱安吉”手机APP上公开。因治理有效,双一村先后获评浙江省乡村治理示范村、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

  民主决策、村务公开,使得干部和群众一条心。村民们跟着村干部“跑”,村干部跟着政策“跑”,双一村在流转土地建设生态农场、写生基地,引进工商资本共建水厂后,发展之路越走越宽;村幸福邻里中心、红白喜事用房、垃圾分类投放点等陆续建立,村民的日子越过越舒坦。2021年村集体经济经营性收入240万元,农民人均收入4.6万元。

  朱学星感慨地说,双一村快速发展的底气来自村民的信任,也来自法治的护航。街道为双一村聘请了法律顾问,严格把关每个项目合同。同时,因地处凤凰水库上游,担负保护安吉县饮用水水源安全重任,双一村严格落实生态保护法律法规,还将“禁止使用草甘膦等化学除草剂”写入《村规民约》,守住了绿水青山,也迎来筑巢的“金凤凰”。

  最近,双一村正在对接一个露营项目。村班子扩大例会上,村民代表最关心的就是引入该项目有没有违法、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双一村的村民,早已将法治理念深植于心。他们相信,法治助力下,共富更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