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两个令人动容的诚信故事:
楼阿姨每天推婴儿车卖蛋帮儿还债
孙师傅三年开残疾车攒钱交清赔款

  楼阿姨有一辆破旧的婴儿车,是她孙女小时候用过的。每天,楼阿姨都会推着婴儿车,在上面架上两篮蛋,推到丽水莲都市区的菜场上叫卖。
  在距离莲都不远的青田,孙师傅每天开着一辆“残疾车”,短途拉点客人,每次收费两三元,一天下来能赚三十几块钱。
  他们奋力生活的背后,是对诚信的最后坚守。楼阿姨在过去的1年多时间里帮儿子还清了欠款,而孙师傅也用3年时间履行了赔偿义务。
“做人一定要堂堂正正”
  67岁的楼阿姨有个儿子叫小东(化名)。2014年,小东欠钱不还被诉至丽水莲都法院,判决生效后,他撇下年幼的女儿“消失”了。
  执行阶段,案子的承办人徐警官发现,小东早已离婚,名下也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父亲患病需要照顾,只剩下母亲楼阿姨撑起这个家。这样的情况下,在征得申请人小陈(化名)的同意后,徐警官准备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谁知,就在这时,徐警官却接到了楼阿姨的电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儿子不争气,我不能糊涂。这钱,我一点点攒下来还。”

楼阿姨用来卖蛋的婴儿车.jpg

楼阿姨用来卖蛋的婴儿车

  在徐警官的协调下,小陈主动放弃了部分执行标的,并和楼阿姨达成了协议:剩余的3万余元每月分期还款。
  其实,在帮儿子还这笔债务之前,楼阿姨已经变卖了唯一的一套住房,房款还清儿子欠银行的抵押贷款后所剩无几。楼阿姨一家人搬进了一间老旧出租屋,她将孙女小时候用过的破旧婴儿车改装成推车,上面架两个篮子,一个装鸡蛋,一个装鸭蛋,每天推着婴儿车上街卖蛋。蛋是从朋友处进的货,利润本就不高,每斤蛋赚三四元,钱虽然赚得不多,但每个月到了还款的日子,楼阿姨打到法院账户上的1000元从来一分不少。 

楼阿姨帮儿子还款.jpg

楼阿姨帮儿子还款

  就在2018年末,楼阿姨再次走进莲都法院的诉讼服务大厅,帮儿子把最后一笔6000元欠款还上。拿到结案通知书,楼阿姨感到一身轻松,她说,最难的时候,全家人就着菜杆子下饭吃,幸好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她很遗憾没教育好儿子,希望这次能用自己的坚持帮儿子守住最后的诚信,“做人一定要堂堂正正,要扛起应该承担的责任!”此情此景,在场的人无不动容。小陈从执行款中拿出了500元,硬是返还给了楼阿姨。
“再困难也不能失去信用”
  2018年12月27日一早,一辆熟悉的三轮车开进了青田法院章村法庭大门。车停好,下来一个法院干警们都很熟悉的人,他腿脚有些不便,但脸上却挂着笑容。他是孙师傅,特意来告诉一声“钱已经准备好了,请朱奶奶的家人来领最后一笔5000元赔偿款吧”。
  2015年9月30日,孙师傅驾驶一辆三轮摩托车(俗称“残疾车”)与一辆小轿车发生交通事故,正在走路的朱奶奶被撞倒在地。75岁的朱奶奶19根肋骨骨折等多处受伤,经鉴定,已构成交通事故八级伤残。

孙师傅攒起来的5000元赔偿款.jpg

孙师傅攒起来的5000元赔偿款

  朱奶奶起诉后,经章村法庭调解,小轿车的保险公司赔偿了3万余元,但孙师傅的“残疾车”因为没有投保,只能自己承担赔偿责任。朱奶奶这方同意让孙师傅分3期、3年还清。
  总计16800元赔偿款,对孙师傅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款项。10年前,孙师傅在帮别人拆房子的时候,被水泥板压断了脚,从此行走不便,干不了农活。为了代步,他买了这ԌEԌ除了接送外甥女上下学,还会短途拉点客人,收点费用,每次两三块。
  但令法庭干警没想到的是,3年来,每到要还钱的时候,孙师傅的身影总会准时出现在章村法庭。2016年底的6800元和2017年底的5000元,他都按约支付;到了2018年底,孙师傅又到法庭来张罗还款时间,让法官约好朱奶奶的家人。
  1月2日下午3点左右,孙师傅拄着拐杖,亲手将最后一笔由49张壹佰元、1张伍拾元、1张拾元和1袋零钱组成的5000元交到了朱奶奶儿子手上。
  孙师傅拄着拐杖笑着说,他开残疾车收入微薄,这些钱来自他的省吃俭用、政府补贴和大儿子的“赞助”, “无论再困难,人也不能失去信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