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妈妈的手”· 浙江政法干警篇】感谢,一路有你

  春节期间,阖家团圆。平时,我们政法干警经常因为工作牺牲家庭团聚。这个春节,你能否有时间陪陪母亲?还是仍然因为工作,只能跟妈妈说一声“儿子(女儿)不孝”?

  你有多久没有牵过妈妈的手了?

  这个春节,一起分享你和妈妈的故事。

  今天,故事的讲述者是来自衢州市公安局衢江分局廿里派出所的民警金小路。

311.jpg

  金小路和母亲的合影

  又逢春节,还是一样的忙碌。午后的阳光穿过稀疏的枝桠射向地面,地面上满是斑驳错落的痕迹,有些许的风,吹动地面的干枯的叶簌簌作响。周遭平静的气息,仿佛这只是个寻常日子。只有母亲叮嘱回家吃年夜饭的电话,才感知到今天应该是个团圆的日子。似乎把母亲丢了太久。她总是想着,我常回家,看看胖了还是瘦了,便好。只是,穿上这一身藏青色的警服,我便把时间都给了工作。

  脑中清晰地记得第一次穿上这一身衣服时的激动与兴奋,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却有泪盈于眼眶。

  不知该如何形容我的母亲,华丽的辞藻太过于突兀,与平凡的母亲格格不入,平淡的言辞又有些许轻描淡写,不足以彰显母亲的伟大。在这里,一切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没有波澜壮阔的感人事迹,没有生死挣扎的动人故事,她再平凡不过了,只是一个母亲。但与我而言,她是我精神支柱,是我的全部。

  高考时候,母亲让我报考了警院,虽然不情愿,但是也想满足她,毕竟只是百分之一的概率。不知是老天眷顾,还是上天捉弄。偏偏我就踏进了警院大门。记得拿到通知书的时候,我哭得很凶,眼泪一直流,母亲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我,眼神里充满着后悔与歉意。她知道,选择了警校,便是放弃我一生的梦想。

  送我去学校的路上,我们一路走,看到的都是着穿着警服的人,英姿飒爽,我看到母亲眼里满是欣慰与骄傲,但眼神触碰的一刹那,她避开了我的视线,依旧看着前方,笔直走。正值当午,骄阳咧着嘴笑,我们不由加快了脚步。照例,她帮我买好生活用品,帮我铺好被褥,帮我打扫好卫生,然后踏上回程。她说:“一个人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没钱了就打电话回家。”“好好好,知道了。”我装作不耐烦,把她推向门外。再多的眷恋与不舍,都化为九月的雨,蒸发在大地上。

  第一次爱上警察这个职业,是在家长开放日上。四十天的暴晒,四十天的警姿,四十天的正步,我们黝黑的皮肤是有力的见证。我们用泪水和汗水浇灌了每一寸土地。想过放弃,但想起母亲的眼神,我还是咬咬牙,坚持下来了。家长开放日,是成果验收的时刻,也是授予学员衔的时刻,我们警姿飒爽,昂首阔步,步伐整齐。周遭是人山人海,家长们翘首企盼,张望着,在队伍中找寻自己的孩子。然而我知道,没有一双眼睛,是在找寻我,母亲没有来。心里有种莫名的滋味。我突然觉得,我其实已经爱上了这身警服,母亲的决定是正确的。我想让母亲和我一起见证这伟大的时刻。仪式结束,家长都与子女们相拥而笑,我默默地离开,拿起手机,给母亲拨了一通电话。我说,好想,你也在。

312.jpg

  到群众家走访

  母亲第一次来学校,是在我大二时候,母亲晕车,很少出门,到了学校后,我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和她一起来的阿姨说,你妈妈一路上都在,翻江倒海的地吐。我说你这又是何必呢?她一脸的愉悦,和苍白的脸极不相符,像个孩子般,有些雀跃地说,她想来看看。我突然很想抱抱她。那时,我是铜管乐队表演,表演结束后便去找寻她。远远地朝着她跑去,到了面前,她还在左右张望,我说,我在这呢。她惊诧,说没有认出我来。我说我知道,这身衣服很帅气。我们相视而笑,以往的种种不可言说的情绪,好像在那一瞬间都化解了。

  大四的我,一门心思扎进公务员的复习迎考中,精神压力大,加之身体不适,常往医院跑,心里满是忧郁惆怅。每每通电话,总是向母亲诉着烦恼。母亲依旧像个母亲般开导我,关于其他,只字未提。我以为一切都是很平静地在过,不知是母亲的演技太好,还是我太不关心,竟未发现一丝一毫的不对劲。一次意外,母亲说漏了嘴,奶奶病危。

  那时的我,呆若木鸡,手中的电话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

  面对我无休止的追问,母亲安抚我说,都好了,情况已经稳定,没事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质问她。

  “你压力大,不想让你担心。”母亲的声音依旧和缓。

  “我已经长大了,我懂事了。”我说。

  “就是因为你懂事了,才不敢告诉你。”母亲慢慢地说。

  我在手机这头静默。

  “你哭了?”她在电话那头笑,是什么样的心情,让她还能笑出来?她开始跟我描述那时的场景,像在说一个事不关己的故事。说爸爸收到奶奶的病危通知书,骑着车子带大伯去医院,到了医院转头一看,才发现大伯根本不在。然后她又开始笑。而我的眼泪一直在流。

  “妈,你辛苦了。”听到这句话,电话那头是静默,许久,我听到了哽咽声,她说整日陪在奶奶身边,没日没夜,临床的大妈都说儿媳就像女儿。

313.jpg

  带八旬老太到银行办理业务

  那一刻,我突然很恨自己。我以为,穿上警服,我可以昂首挺胸,来保护、守护我的家人,殊不知他们却要承受更多的孤独与寂寥。多少父母,儿女在警营,默默承担着一切苦痛悲伤,做儿女的避风港,给儿女最温暖的怀抱。多少警嫂,独自带着孩子,翘首盼着值班的丈夫,孩子哭了,孩子闹了,再心酸,依旧跟孩子讲述爸爸的伟大事迹。

  身在警营,我们舍去了太多,也获得了太多。感恩身边的每个人。尤其感谢,一路有你。


  作者:衢州市公安局衢江分局廿里派出所民警 金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