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隔空指导,八旬阿婆家门口解了烦心事
嘉兴200余家“共享法庭”打破时空穿越阡陌

  视频连线的这一头,是年过八旬的赵阿婆、村民老丁和调解员老唐;那一头,是端坐在办公桌前的嘉善县法院法官陈旻。通过设在大云镇矛调中心的“共享法庭”,陈旻“面对面”指导纠纷调解,把司法服务送到了老百姓家门口。

  在嘉兴,这样的“共享法庭”目前已有200余家。“‘共享法庭’打破传统人民法庭服务乡村振兴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制约,开辟了新时代人民法庭建设的新路径,有助于实现优质司法服务均等、普惠、便捷,助力形成与共同富裕相适应的公共服务共享格局。”嘉兴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马永良说。

连通村庄,穿越阡陌 

  几年前,赵阿婆家的房屋几经转手卖给了外来村民老丁,但未办理过户。不久前,因拆迁安置,双方产生纠纷。经县矛调中心前端分流,大云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员老唐来到赵阿婆家中。

  “我妈妈岁数大了,腿脚不方便。大热天的,希望你们帮忙想想办法。”赵阿婆的儿子担忧地说。

  怎样既方便当事人,又能简案速调?老唐寻思了一会儿,打开“共享法庭”视频会议平台,发起视频连接。很快,视频那头有了回应。

  “您好,这里是嘉善法院。”

  “陈法官,我手上有个棘手的案子,希望您能给我一些专业指导……”

  于是,在大云镇矛调中心“共享法庭”,就有了本文开头的那场 “面对面”调解指导。

  视频中,陈法官阐明相关法律规定,老唐则从情理出发娓娓道来。一番话语,解开了双方当事人的心结。最终,双方握手言和。

  走出“共享法庭”,赵阿婆小心翼翼地拉住老唐:“同志,那还要不要去法院?”

  “阿婆,案子已经结啦,不用跑法院了!”

  一屏、一线、一终端,连通村庄,穿越阡陌。嘉兴法院把“共享法庭”建设作为“无讼”村(社区)创建的重要载体,通过汇聚村社负责人、人民调解员、乡贤等解纷力量,将大量矛盾纠纷化解在源头、消灭在萌芽。据统计,全市矛盾纠纷诉前化解率从2018年的16.1%提升至目前的48.1%,万人成讼率从万分之90.1降至目前的38.5,一审民商事收案连续三年保持下降,有效推动矛盾纠纷解于萌芽、止于未发。

全面覆盖,有效延伸

  在海盐百步镇的邮政网点,全省首个驻邮政网点便民诉讼服务站迭代升级为“共享法庭”,当事人可以到这里网上立案、法律咨询、在线调解、在线开庭;在桐乡市浙江潮乡律师事务所,“共享法庭”让律师们坐在办公室里就可以参与案件调解……嘉兴法院将“共享法庭”向行业协会、金融、保险、邮政、仲裁、律所、工会、调解委员会等组织延伸。

  嘉兴法院还将“共享法庭”延伸到了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

  江苏吴江某建设公司与嘉善某构件公司签订承揽合同。构件公司按约定履行了供货义务,但建设公司迟迟未支付款项。构件公司为此诉至法院。嘉善县法院立案后立即联系吴江法院,两地法院决定启用设立于吴江的“共享法庭”,开展在线调解。

  第二天,嘉善县法院承办法官在西塘法庭,原告代理人在律师事务所的“共享法庭”,被告代理人则来到吴江的“共享法庭”,三方“云端”会和。不到1个小时,案件调解完毕,建设公司立即履行付款义务。

  不久前,在秀洲区和平湖市,“共享法庭”邀请当地的企业工会代表、学校学生参加典型案件旁听,开展针对性普法;在海宁市家纺城的“共享法庭”,海宁市法院民三庭庭长周群新结合真实案例,对家纺行业可能涉及的著作权保护问题,完成了一次精准的“菜单式”普法点播服务。

  另外,嘉兴法院还通过“共享法庭”将某村或社区范围内的失信被执行人员在其所在村(社区)公布,强化失信曝光效果。

  据悉,嘉兴法院将根据“镇街、村社全面覆盖,行业组织有效延伸”的总体目标,在11月底前实现全市70%以上的镇街和村社设立“共享法庭”,年底前力争实现全覆盖。“嘉兴法院将以‘共享法庭’为支点,努力推动构建全市域社会治理共同体,为乡村振兴和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典范城市提供有力司法保障。”嘉兴市中级法院院长姚海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