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四次透析,可他从不把自己当成病人
省十里坪监狱民警黄富佳:热爱工作,笑对病魔

31.jpg

32.jpg

33.jpg

34.jpg

35.jpg

  

  早上五点半,大家还躲在温暖的被窝里,省十里坪监狱民警黄富佳,已经早早地从被窝中爬起,洗漱完后,他来到宿舍里专属于他的“小房子”——无菌换药室,准备换透析液。大约半个小时,黄富佳完成了腹部透析,收拾完毕,去食堂吃个早饭,然后进监区开始一天的工作。

  这样的透析,黄富佳一天要做四次,而这样边透析边工作的生活,他已经坚持了近两年。

  病魔从天而降 他坦然面对

  2007年,刚从警校毕业的黄富佳来到了省十里坪监狱,成为了一名监狱民警。

  能成为监狱民警,让黄富佳一直引以为傲。然而命运无情,2011年9月,黄富佳在一次体检中,被查出患有中度肾衰竭。2016年2月,他病情加重,转为尿毒症,只有坚持腹透才能维持生命。

  “一开始得知自己身患重病时,我心情真的非常低落,甚至开始自暴自弃。”黄富佳坦言,“但是家人的支持,给了我莫大的信心,我明白只有坦然面对,才有可能战胜病魔。”在经历几次短暂的住院治疗后,黄富佳毅然返回了工作岗位。

  工作兢兢业业

  同事眼中的好“佳哥”

  “小陈,这是你的早餐。”每天从食堂出来,黄富佳不忘给还在值班的同事带早点。“谢啦,佳哥!”小陈接过早点,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十里坪监狱八监区四分监区,是黄富佳所在的监区,“佳哥”是同事们对黄富佳的称呼。说起“佳哥”的为人,大家都竖起了大拇指。

  “佳哥曾是一名副分监区长,是监管改造的一把好手。”四分监区民警江鹏程感慨道:“两年前,我刚成为一名监狱民警,对工作一脸茫然,但佳哥却很耐心地指导我。”

  尽管身体状况不佳,但黄富佳却还经常为其他同事着想。民警小李前段时间家里有急事,黄富佳二话不说,让他赶紧回家,“值班的事情就交给我吧。”类似这种事情,他经常做。他说:“我一个人住在宿舍,平时也没有什么事情。值班这种小事,能帮就帮。”

  “他就这样默默地克服着困难,并没有因为患病或是家庭困难,而向分监区提出任何特殊的要求。”监区教导员徐小兵说,“我们也考虑到他的实际情况,想过为他调整岗位,但每次都被他拒绝了。”

  而大家问起黄富佳为什么生病了还坚持在一线的时候,他说,他爱这份工作,在工作中,他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

  多年来,黄富佳分管的小组,从未发生一起严重的违规违纪事件。黄富佳分管的片区始终名列前茅,而他也依旧坚持在工作之余,学习监管知识。

  2014年以来,黄富佳在公务员年度考核中三次被评为优秀等次,在历年监狱管教技能大比武活动中,更是屡屡获奖。

  做事认真负责

  服刑人员眼中的好警官

  在外人看来,大墙内的工作,是枯燥乏味的。但黄富佳却希望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让更多的服刑人员得到鼓励,从而走向新生。

  服刑人员李某,入监之初,是个“刺儿头”,一点都不服从管教。黄富佳了解后,多次找李某谈话,在一次次的交谈中,打开了李某的心扉。如今,李某认真接受改造,在日常习艺中更是成为了小组中的能手。

  “黄警官平时对我们服刑人员很关心,四年来,我很感激他对我的教育改造。”李某说,还有半年,他就刑满了。“前段时间气温骤降,黄警官还对接联系了后勤部门,第一时间让大家穿上了厚厚的冬装,我们心里也暖暖的。”

  新年有新憧憬

  希望能陪女儿去远行

  “这些年来,我最感激的是我的亲人,是他们给了我莫大的精神动力。”黄富佳说。

  得知黄富佳重病后,为了让儿子安心工作,黄富佳的母亲从老家来到十里坪监狱,照顾黄富佳的生活起居。这些年来,黄富佳的母亲住在备勤房照顾他的一日三餐,此后,“母亲陪子上班”的佳话在十里坪监狱广为传颂。就这样,母亲在十里坪一呆就是四年半。

  然而,命运对黄富佳的考验还在继续。在此期间,黄富佳母亲患了十年的糖尿病病情加重,出现了许多并发症,不得不回老家治疗。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我不能倒下。”黄富佳说,除了做好工作,照顾好自己,一有时间,他就从单位赶回老家,和妻子一起照顾父母。“奔波虽然劳累但很值得,我能有今天,离不开家人的支持,我不会向病魔屈服。”黄富佳笑着说。

  黄富佳与病魔斗争时展现的乐观与阳光,还离不开妻子晏清的默默付出和长情陪伴。

  黄富佳与妻子相识的时候,正是他患病最严重的时候,但晏清却始终不离不弃,2014年11月,两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一年后女儿黄蓓蕾诞生,三口之家幸福美满。

  在十里坪监狱举办的2017年度优秀民警颁奖仪式上,妻子晏清深情地说:“你们问我为什么愿意嫁给他?我知道他是一个病人,可我还是愿意嫁给他,因为他的真诚、他的勇敢、他的阳光、他的敬业……所以我义无返顾地嫁给了他。”

  黄富佳说,现在最开心的事情是下班后陪女儿在单位操场上玩耍,看着她一点一点、健康快乐地成长。

  但这些年来,黄富佳的内心却有一丝丝的遗憾。由于每天要做透析,他根本没有办法带妻子女儿远行,每次出游,都只能是来回不超过4个小时的周边游。

  “我最大的希望是,能够早日康复,带女儿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是他最大的新年愿望。